新诗书院 > 历史军事 > 皇城司第一凶剑 > 第153章 密室探险

第153章 密室探险(1 / 2)

一进门去,那浓重的血腥味便扑鼻而来,带着血的碎石头渣子落了一地。

她之所以让顾十五娘安排这一出,一来是为了完成她的要求,让卢氏离开顾家这条沉船。顾家家规森严,虽然由于长房二房的事情,这些规矩已经是形同虚设。

但是她了解顾言之,越是在这个档口,他越不会让顾家闹出任何分崩离析的事情。

和离是不可能的,顾桓瑛走的是文人雅士的路线,名声很重要。可“丧妻”却是可能的。

卢氏在顾均耀死后犹如行尸走肉,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面对命根子的死,因为那糖是她给孩子的,平日里也是她手把手不假于人的在照顾顾均耀的。

顾桓瑛将自己的过错全都推在了顾十五娘身上,然后原谅了自己。

可是卢氏没有,她一直在怪自己。

怪自己很痛苦,怪别人却是很容易,是以顾十五娘回府之后先诱导卢氏怀疑长房动手害了顾均耀,到了夜里顾均耀的“鬼魂显灵”,提醒卢氏想起她所以在顾均耀死后无法继续生产,完全是因为喜鹊飞进来之后她便大出血了。

旁人不信鬼魂,不信今生来世。

可是一直潜心礼佛的卢氏,对此深信不疑,在她看来这简直就是儿子给她的启示。

就算她内心深处知晓有问题,她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因为这样她就可以放过自己,将所有过错都怪在他人身上了,这是她这么多年痛苦的唯一出口。

长房的夫妻二人还在牢里蹲着呢,这能发泄的人只有谁?那当然唯有顾均安了!

顾均安可不是在顾家被当成货物的顾十五娘,他是顾言之最看重的家族希望……

今夜这一石头砸下去,卢氏便是想在这个府中待,她也待不了了。

顾十五娘也不是从前的顾十五娘,她如今身后站着河东大族,有夫家做靠,顾言之怕她闹起来,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卢氏真的死亡的……

那么贵族常用的“病逝”便用得上了。

顾甚微想着,嘲讽地勾了勾嘴角。

这其二,不把顾均安这个绿帽子王弄走,她如何好进书房探一探福顺公主说的密室?

卢氏的狠手别说顾十五娘了,便是她也没有想到,这一时半会儿的顾均安怕不是顾不上回来这头了。

顾甚微想着,环顾了一下四周,她小心的跳过那些带血的碎石头,果然在顾均安的桌案边看到了两块木牌,左边那块上头雕刻着顾家每一个人都能够倒背如流的家规。

顾甚微瞧着上头刻着的不许纳妾养外室,不许获不义之才,不许欺名盗誉……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好家伙!

这哪里是什么家规!

把不许两个字抠掉,这分明就是顾家人的罪状!

当真是什么不许做什么啊!

她想着,将视线移到了右边的木牌上,那是让顾均安名扬天下的《断亲书》,里头细数了他们五房数条罪状。

顾甚微满眼嘲讽的看向了福顺公主说的第四十九个字,那里的确是一个“等”字。

等什么?

顾言之同顾均安再等什么?等着改天换日之后,顾家因为从龙之功一跃成为汴京城顶级家族,等着那人登基之后,顾言之不再是驸马,可以封侯拜相?

顾甚微想着,盯着那个等字看了看。

倘若福顺公主在撒谎,她这一个等字按下去,怕不是就是要陷入危险之地了。

顾甚微想着,面无表情地抬起手来,猛戳了下去。

她顾甚微最不怕的就是危险。

书房里安静得不得了,顾甚微只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,她皱了皱眉头……机关没有开启,密室的入口没有出现么?

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再戳一下,就听到了轻微的一声咔嚓声响起。

挂在墙上的家规牌子突然朝着侧面缩了过去,出了一个可容一个削瘦的人侧着身子钻进去的小洞。

这洞在墙上,并没有接着地,需要站在桌案上,然后钻进去。

顾甚微眯了眯眼睛,凑近了一些,果然见那光可鉴人的黑漆桌案上,悄悄地藏着一根头发。

她心中暗骂顾均安狡诈,这鞋一上桌子定会留下脚印,便是进去的时候没有踏动头发,后来擦掉脚印的时候也会触碰到那头发,这样他便能够很快发现有人进去了。

不过这并难不倒她。

顾甚微想着,屏住了呼吸脚轻轻一跃直接飞了起来,进入到了那密室当中。

一进去便是一截向下的楼梯,在楼梯两侧的墙壁上交错燃着几根小小的亮着的火把。

顾甚微握紧了长剑,循着那楼梯走了下去,这一看顾甚微却是怔住了。器,而是一密室的书。

怎么说呢,这下头简直比顾均安的书房,更加像是一个书房。

满满的书架上放着密密麻麻的书,饶是顾甚微不

最新小说: 大明:百岁修仙者,朱元璋亲爹 汉家功业 大韩之忠心靠山王 大秦九皇子:冷艳女将军总想和离 屯兵百万,女帝带娃找上门 再世潘金莲 春天的抵抗 万历新明 顶流的病美人姐姐 开局老婆送上门,从卖肾宝开始发家致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