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诗书院 > 历史军事 > 皇城司第一凶剑 > 第342章 红英的抉择

第342章 红英的抉择(1 / 1)

“顾亲事再不来,酒都要凉了。”

顾甚微翻上武馆二楼,瞧见马红英的时候,听到的就是这么一句话。

她掸了掸袍子上的灰尘,步履轻松地走了进去,马红英坐在窗边光洁的桌案前,手中端着一个粗瓷酒碗。

这屋子里空荡荡的,除了一张桌案两把凳子,再有的便是她腿边放着的一个已经熄了火的煮酒炉子。

顾甚微在马红英的对面坐了下来,端起放在面前的酒碗咕噜了一口,一股子辛辣的味道直接上头,入腹的瞬间火烧火辣的。

马红英见她微微蹙眉,转了转手中的酒碗,“在军中待久了,习惯了喝烈酒。这汴京城中给小娘喝的花酒果子酒,入口淡得出鸟来。”

顾甚微抬眸打量了她几眼,见她一副江湖女子打扮,整个人沉稳内敛了许多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“酒虽然好喝,但是喝多了手会抖”。

她说着,将自己腰间的长剑取了下来放在了桌面上,剑鞘同桌面相接的那一瞬间,发出了沉沉的声音。

顾甚微意有所指的看了那剑一眼,“差之毫厘谬以千里。”

马红英闻言,神色复杂地摩挲了一下酒杯,“顾亲事来寻我,是给吴江当说客的么?”

“吴江那张嘴叨叨个没完,哪里还需要多此一举的找个说客。他都天衣无缝了,谁还插得进嘴?”

马红英一愣,爽朗的笑了出声。

“吴江是这样的,像个小孩一样,总是叨叨叨个没完。从前在战场之上,今日不知明日事,大家都很喜欢他这样的热闹的性情,至少便是突然死在了战场上,临死之前回想起自己的过去,也不觉得寂寞。”

“但是回到了汴京城里,就觉得太过不正经,像乌鸦一样聒噪了。”

“小时候韩时宴看书的时候,吴江就在旁边和尚念经,然后他就会喊我的名字,马红英!我就一跃而起,揪住吴江的耳朵便往外拖,结果吴江唉哟唉哟的叫得更烦人了。”

“韩时宴虽然嫌弃吴江,但却不喜欢告状,所以我们倒是都不怕他。韩敬彦就不一样了,他是活爹,他不光会告家长,还会拿着竹条对着吴江讲上一个时辰的大道理。”

回想起年幼之时的趣事,马红英明显要轻松了许多。

她拿起小炉上的酒壶,给顾甚微的酒碗满上,又给自己添了些,然后拿起酒碗同顾甚微轻轻地碰了碰。

“张大人说得真是没有错,我们两个一定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。”

“要是韩时宴告诉我你是剑术天才的时候,我直接冲去你家认识你就好了,晚了好些年。”

马红英喝了一口酒,将那酒盏放在了桌面上。

“仔细想想,我同吴江之间好像没有什么问题,但又好像有哪里不同了。”

上一回分别的时候,还是生死离别,爱意最长的时候。

明明相隔的时间并不长,可是她却觉得自己好似过了一辈子,长到再见汴京的故人旧事,都觉得十分陌生了。

马红英没有办法对着顾甚微描述这样的心情,因为她也说不清。

她不知道是她走得远了,吴江还停留在那个乱石阵里,还是吴江走得远了,她却回不来了。

顾甚微瞧着马红英思索的样子,并没有打断她。

最新小说: 大韩之忠心靠山王 顶流的病美人姐姐 大明:百岁修仙者,朱元璋亲爹 再世潘金莲 大秦九皇子:冷艳女将军总想和离 屯兵百万,女帝带娃找上门 汉家功业 开局老婆送上门,从卖肾宝开始发家致富 春天的抵抗 万历新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