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诗书院 > 玄幻魔法 > 神魂丹帝 > 第二千三百十五章 梁飞请罪

第二千三百十五章 梁飞请罪(1 / 2)

有了天眼圣魂的加持,秦朗的感知力变得更加恐怖。老者五脏六腑之内的那种神秘能力,再也没有办法阻挡秦朗的探查。在秦朗的神识进入到老者五脏六腑之后的一刹那,秦朗有一种恍惚的感觉。没有想象当中的那种被寒毒肆虐的景象,在这里仿佛是一片被祝福的净土一般。“这股气息,有点熟悉。”秦朗皱着眉头,思索着在哪里见过这股气息,但是也仅仅只是感觉熟悉而已,一时间却又想不起之前在哪里感受到过同样的气息。虽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,但是现在可以确定的是,老者体内的寒毒,已经完全被清理干净了。秦朗收回自己的神识,又再次运转自己的神力,帮助老者恢复经脉和身体。梁雄在阁楼之外,焦急的心情,让他一直围着阁楼打转。此时距离自己出来,已经过了快两个时辰了,但是屋内依旧没有动静。秦朗说过,治疗的过程需要两个时辰,越是接近这个时间,梁雄的心理就越加的紧张起来。阁楼之内,依旧散发着丝丝的寒意,在外界根本无法感知到阁楼内的变化。梁雄不敢去打扰秦朗,只能一个人守在外边,脑海之中,思虑着一会可能出现的任何情况。就在这个时候,雷霆谷的一众长老,还有少宗主梁飞,都赶到了阁楼之前。此时梁飞已经知道了,自己调戏的女孩,身份对于雷霆谷来说是多么的重要。所以梁飞一脸的愧疚,走到梁雄面前想要说些什么,但是却被梁雄摆了摆手,制止了梁飞的话,梁雄叹息一声,开口说道:“现在什么都不要说,过会圣子出来之后,你亲自向圣子赔罪。无论圣子怎么罚你,你都不能有一点怨言,你明白了吗”梁飞点了点头,做错了事情,接受惩罚也是无可厚非,梁飞自然不会逃避。其余的雷霆谷长老们,也都是沉默不语,等待着最终的结果。“梁宗主,你们可以进来了。”就在众人纠结的时候,阁楼内传来了秦朗的声音,而随着秦朗的话音落下,阁楼内的寒意也瞬间消失。原来,在秦朗逼出寒毒的时候,那些寒毒顺着老者的手指,全部流到了阁楼内,所以阁楼内的寒意才会更加明显。在秦朗为老者调理完身体之后,秦朗也顺手将这些寒毒收了起来,以便有时间了研究一下这些寒毒的来历。梁雄等人感受到寒意的消失,心中有所期待,但是还不敢确定秦朗是否成功,所以只能心情既期待,又忐忑的向着阁楼上走去。进入二楼之后,梁雄首先看到的就是,秦朗脸色有些煞白的坐在椅子上,自顾自的喝着茶水,而自己的师叔祖,则是盘膝坐在床上,身上隐隐有神力波动。此时的师叔祖,虽然脸色还有点难看,但是已经恢复了一些血气,看起来情况好了不少。但是梁雄不敢确定,小心的开口向秦朗问道:“圣子,我家师叔祖,现在情况如何了”秦朗点了点头,开口说道:“寒毒已经祛除,而且说不定你家师叔祖,还会因祸得福,也说不定。”秦朗的话,让梁雄忍不住大喜过望。只要自家师叔祖能够醒来,那么雷霆谷的危机就能暂时化解,至于秦朗所说的因祸得福,梁雄却并没有那么在意,师叔祖能醒来就谢天谢地了,其他的,梁雄不敢过多奢求。秦朗摆了摆手,开口对梁雄说道:“他现在正在调息自己的身体,我再给你一份丹药清单,你去取来,帮你家师叔祖调养好了身体之后,说不定他的实力能够再次提升一重或者两重。”秦朗说完,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宣纸,递给了梁雄。梁雄接过宣纸之后,查看起来,里边记载的神丹都算不得名贵,雷霆谷应该能拿的出来,一想到秦朗说师叔祖不但身体能够痊愈,还能再次晋升,梁雄此时的心情更加激动起来。梁雄将宣纸递给藏宝阁的长老,让其现在就将神丹取来,藏宝阁长老不敢怠慢,立刻去办。其余的雷霆谷长老,也都听到了这个消息,心里也是开心不已。梁雄带着众人,一齐向秦朗行礼道谢:“多谢圣子出手,圣子真乃我雷霆谷再生之父母呀!”秦朗摆了摆手,现在还不是客套的时候,因为刚才发生的一件事情,让秦朗一直耿耿于怀,但是又不好直接开口询问,便开口说道:“梁宗主,刚才你似乎有话要对我说,是雷霆谷发生了什么事情吗”梁雄听到秦朗的询问,脸色变得有些尴尬起来,这时候梁飞突然跪倒在地,对秦朗说道:“圣子明鉴,是小人一时糊涂,冲撞了圣女,请圣子责罚!”梁飞看到秦朗居然能够治好师叔祖爷的寒毒,心里对于秦朗早就已经感恩的五体投地,想起自己所做的事情,梁飞羞愧的无地自容,所以只能率先跪倒地上,希望秦朗责罚了自己之后,能够开恩不连累到雷霆谷。“冲撞了圣女”秦朗身上的杀意一闪而逝,可是仅仅是这一瞬间的时间,就让梁飞犹如经历了生死轮回一般,背后的衣服,也全部被冷汗所浸湿了。梁飞更加惊讶于秦朗的实力,大家都是神者境一重,但是秦朗却仅凭泄露的一点杀意,就让自己犹如化身为大海中的一叶孤舟一般,随时都有可能在这片杀意之中被淹没。秦朗听到梁飞居然敢冲撞到唐心然,心中当然会有杀意,但是想起来以唐心然的实力,梁飞应该做不了什么,所以才收回自己的杀意,决定先将事情问清楚再说。但是秦朗也不会直接去质问梁飞,而是悄悄的与唐心然传音问道:“心然,刚才发生了什么”唐心然知道秦朗所问何事,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,告诉了秦朗。秦朗对于发生的事情,有些哭笑不

最新小说: 破游戏不玩了 隐武事,修文道,我以诗词乱万法 开局化婴,父母是黄毛太妹? 都重生了谁还做选择,我全都要 宗门破产后,大师姐决定卖红薯 骑砍玩家狂想曲 重生后全家读我心,我爹决定篡位 四合院之惬意人生 重生从努力当学霸开始 人在大宋,无法无天